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演出新闻

首页 > 爱乐新闻 > 演出新闻 > 杭州爱乐姐妹花二重奏上演“姐妹情深” 阔别...

杭州爱乐姐妹花二重奏上演“姐妹情深” 阔别多年 杭州籍指挥家水蓝借“乡音”回报故乡

作者:ayytadmin 来源:青年时报 日期:17-03-01

时报讯 唐代诗人贺知章的《回乡偶书》中有一句“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如今这句诗套用到著名华人指挥家水蓝身上也许会感同身受——只不过可以换成“乡音无改音乐美”。前晚,当年逾花甲的水蓝再度回到杭州时,亮相的方式是与杭州爱乐乐团又一次在杭州大剧院举行了一场音乐会,名字就叫——“水蓝·乡音”。而与他合作的还有两位美丽的杭州人——杭州爱乐的乐队副首席成昂和大提琴首席翟慧莉。
  温暖细腻的指挥风格
  让人如沐春风
  父亲在交通银行上班,母亲则任职浙医二院,从小在皮市巷长大的水蓝,从5岁开始学习小提琴。后来因一次踢球无名指受伤,水蓝阴差阳错地改学了指挥。1985年,他与北京中央乐团合作完成了他指挥生涯的首度演出,随后即被任命为北京交响乐团的指挥。之后在美国留学,与世界一流名团合作,水蓝的指挥生涯勤奋而又光彩卓越。
  当然他最亮眼的成绩还在于1997年,当他作为音乐总监加盟新加坡交响乐团后,硬是在20年的时间里,用一种近乎很笨的办法“认真与齐心”,将这支1979年才成立的乐团带进世界级乐团的行列。“我自己也没想到,但20年来我没走,乐团也没让我走,说明我们一定做了一些对的事!”水蓝说,他很在乎人心。比如每个技艺超凡的乐手只付出50%的努力,倒不如技术并不算顶尖但心齐的乐团,大家一起付出200%的努力。
  事实上,水蓝就是一个会温暖人心的人。记得两年前的夏天,当阔别故乡40多年的他第一次与杭州爱乐合作时,看见汗流浃背前来采访的记者,第一句话就是体贴地问:“热坏了吧。”这一次排练,乐团再度感受他的温度。“前一天闲聊时说起我的颈椎不太好,他说他有个秘诀,用网球顶在颈椎和墙之间就能锻炼颈椎,没想到第二天早上他就把自己常练的那颗网球带来送给我了。”负责接待水蓝的杭州爱乐外联部张沁告诉记者。正是如此细腻的一个人,他在音乐细节上的把控也是容不得马虎。“听他的指挥简直如沐春风。”有观众在现场感慨。
  “这次的排练大家感觉都非常好,水蓝老师的指挥风格让每个人都很舒服。”杭州爱乐团长邓京山告诉记者,更让他们庆幸的是,水蓝为了陪家人和孩子,希望将工作量减到一年15周左右。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依然愿意把宝贵的工作时间留给杭州爱乐,“可见他对家乡乐团的深情了。”
  姐妹花二重奏
  推出杭州本土艺术家
  除了水蓝之外,本场音乐会还隆重推出了两位杭州的本土艺术家——杭州爱乐的乐队副首席成昂和大提琴首席翟慧莉。成昂穿着黑色的印花长裙,翟慧莉则是一身的粉蓝,这对小提琴和大提琴的二重奏姐妹花,承包了上半场的约翰内斯·勃拉姆斯的《a小调二重协奏曲》。这首协奏曲是勃拉姆斯的最后一首管弦乐作品,创作的目的是为了表达其与老友约·阿希姆言归于好的意图。这位作曲家不善言谈,一生连一部传记都没有,他的所有情感和思想都通过他的音乐表现,因此演奏中展现情感内涵尤为重要。三年前吕思清和秦立巍初次与杭爱合作,也是演奏了这部作品。
  说起来,成昂与翟慧莉两人的友谊,早在美国耶鲁大学求学时就已经结下。当时两人一起创建了“耶鲁iTrio三重奏”,这一组合便是11年。毕业后翟慧莉去了香港,成昂则留在了美国。但是2009年当杭州爱乐成立后,远在美国的成昂介绍翟慧莉来报考杭州爱乐,几个月后,在音乐和友谊的感召下,她自己也放弃美国的生活,加入杭州爱乐。就是这样默契的友谊,让两人的二重奏配合得恰到好处。谢幕时两人也不停地收到现场观众的献花,看来人气是相当旺。

  如果说上半场的作品相对内敛的话,下半场则是德国著名浪漫主义音乐家理查·斯特劳斯的爱情作品专场。《唐璜》和《玫瑰骑士》难度都不小,但水蓝对杭州爱乐的表现给予了大力肯定。“杭州爱乐是非常出色的乐团,要不然我也不会再次回来和他们演出了。”他认为这个年轻乐团很有凝聚力,而凝聚力是一个乐团最重要的因素。就像他掌舵20年的新加坡交响乐团那样,“一个心齐的团队,能量是很巨大的”。

时报记者 张玫 文 时报记者 姜胜利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