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乐团合作

首页 > 爱乐新闻 > 乐团合作 > 临安农民乐团家门口奏响新年音乐会

临安农民乐团家门口奏响新年音乐会

作者:张玫 来源:青年时报 日期:15-01-06

时报讯 这是临安有史以来首个农民乐团举行的新年音乐会。

  昨天17:30,距离新年音乐会开始还有一个半小时,在临安最好的临安剧院,59岁的冯益民忙得有些眩晕——乐手们晚上演出的位置需要做调整,提醒观众演出须知的节目单得看看是否准备到位,而与此同时,他的手机在不停地响着……当天,由青山湖街道办事处和临安市文广新局主办、临安四套领导班子全参加的新年音乐会拉开帷幕,主角是临安的一支草根农民乐团——青山农民管乐团。为红花搭配绿叶的,则是近年来中国音乐界的一匹黑马——杭州爱乐乐团。


  失地农民缺少文化守望

  一支草根乐团应运而生

  青山农民管乐团创建于2009年11月,乐手都是临安研里村、研口村、蒋杨村、新村等9个村子的农民,此前没有任何演奏管乐器的基础。5年下来,乐手们从最初什么都不懂到基本掌握乐理和演奏技巧,能够吹奏20多首难度系数在3级及以上的中外管乐名曲,管乐团被杭州市委宣传部评为市基层文化建设示范点。乐团先后参加了临安市第七届森博会闭幕式表演、全市文艺调演决赛、余杭区径山镇艺术节开幕式等大型活动。

  临安农村为何会出现这样一支演奏专业作品的管乐团?对此,乐团的灵魂人物、青山湖街道文化站站长冯益民说,这要从多年前说起。当时,紧邻余杭区的青山湖街道是临安经济的桥头堡,随着开发区和科技城先后落户这里,越来越多的农民被征用了土地。虽谈不上一夜暴富,但是得到补偿款的村民再也不用抡起锄头和镰刀,很多赋闲在家的村民全靠打麻将、打牌填补精神空虚。如何为他们开辟一方精神家园,成了冯益民这位基层文化站长经常思考的问题。“我从小就很喜欢文艺,11岁时还唱过京剧。当时我们文化站有一把小号,是上级单位奖给我们的,我就自己摸索,想何不创办一支农民管乐团?”

  启动资金仅15万元

  起初乐团无人识五线谱

  冯益民的这个想法,很快就得到了上级领导的支持,并得到了15万元的启动资金,冯益民兴高采烈地为乐团置办了在他看来极为奢侈的行头——“7万元买了40件乐器,3万元定制了演出服装,剩下来的钱,就到省城请老师来教”。

  招募的乐手全是清一色的农民。“大概有三种渠道,一部分就是之前文化站的文艺骨干,一部分是自己报名,另一部分则是村里推荐。”冯益民说。最后挑选出40名乐手,有两对“夫妻档”,还有三人是“奶奶”辈。不过,除了有一颗热爱音乐的心,大家甚至没有人会看五线谱。

  “其实我自己之前也不会看五线谱,也是之后慢慢学会的,我们前前后后大概请了7位专业老师来教我们。”冯益民说,每周二和周五晚上,是雷打不动的训练时间,“每周两次,每次两小时,风雨无阻,坚持了5年。我们没有给乐手一分钱报酬,但大家都坚持了下来。有一名乐手家离排练地方有五六公里,但她每次都准时出席,让我很感动。”

  学了交响乐连拍照都有气质了

  乐手家里孩子也爱上音乐

  让冯益民感动的这名女乐手叫李英,吹的是中音号。今年37岁的她家住朱村,在机关食堂上班。对于自己风雨无阻地去排练这件事儿,李英有些腼腆。“其实之前家里有车,只是有时候老公有用,我就骑电瓶车去。有一次下大雨,冯老师还不放心我回家,一路护送我到家门口。”李英说,乐团的人亲如一家人,训练让大家更加懂得配合,生活充实了,素质也提高了,“学了音乐之后,我觉得连气质也变好了,5年前还土土的,现在洋气多了。”

  33岁的孔临冬和32岁的喻海静是乐团最年轻的夫妻档。丈夫孔临冬做交警,喻海静则在供电局上班。2002年,他们所在的村也经历了征地,“地没了后村里不少人都闲下来,没事就只能打麻将。”孔临冬说,后来听说冯益民办了一个农民管乐团,就和妻子一起来参加,“用另外一种艺术方式填补内心,我觉得很有意义。”

  有意思的是,不少乐手对音乐的热爱都感染了下一代。李英14岁的孩子和其他乐手的孩子一起学起了小号,而孔临冬的女儿则学起了古筝。

  杭州爱乐与农民乐团结对子

  邓京山的短信给了他们莫大动力

  在昨天的演出现场,虽然穿着款式有点落伍的黑色西装,但33名农民乐手演出的认真劲儿感染了现场观众。

  当晚的音乐会,还有一组让农民乐手们十分激动的演出嘉宾——杭州爱乐铜管和木管声部的十位乐手。除了现场演奏外,他们昨天下午还对农民乐手进行了指导。这也是杭州爱乐第三年对这支业余的农民交响乐团进行“文化走亲”。“请专业老师都需要钱,但我们没有经费。”冯益民说,2011年的一天,他在报纸上看见杭州爱乐在组建粉丝群,就立刻注册报名了。在之后的一次粉丝活动中,他认识了杭州爱乐的团长邓京山,询问能不能让爱乐的专业乐手对乐团进行指点。于是在第二年,杭州爱乐第一次免费派了8位乐手来临安指导。

  “2013年1月5日,临安又请杭州爱乐来演出新年音乐会,我们请求在演出前演奏一个3分钟的《城市之光进行曲》,没想到在台下听的邓团长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说,音乐很完整。”冯益民说,“很完整”的意思,是说他们的演奏及格了,“这真的给了我们莫大的鼓励。”

  而在连续三次来临安指导的杭州爱乐长号首席韩斐眼中,这群热爱音乐的业余乐手相当可爱,“我们之前一直在国外和国内的一线城市演出,现在看到交响乐在农村普及,一次次看到他们进步,来这里我现在真的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这样的缘分还在继续。青山管乐团长笛独奏演奏员许晓晓,一年前通过这样的交流活动认识了杭州爱乐长笛首席陈岭晖,并一直跟随他学习。现在,才上初三的许晓晓已经考出了长笛10级,能够完整地吹出《我心永恒》这样高难度的独奏曲目。

  “交响乐贵在坚持。”邓京山说,“很高兴能够看到交响乐在临安、在农村得到普及,我们会继续派出乐手到临安来指导,并每年邀请一次乐团免费来杭州大剧院观摩音乐会。”